西藏年接待游客首破4000万人次

新华社拉萨1月7日电(记者王沁鸥)记者从7日开幕的西藏自治区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获悉,西藏2019年全年接待国内外游客突破4000万人次,收入达560亿元。40万农牧民参与旅游产业,进一步助力脱贫攻坚。

据了解,西藏文化旅游产业链逐步完善,已成农牧民转移就业增收的重要途径。全区文化演艺行业吸纳农牧民转移就业近1.6万人,人均年收入近17000元。大型剧目《文成公主》年接待游客近300万人次,累计解决就业4000余人次,支付工资逾2.3亿元。新开演的实景剧《金城公主》提供就业岗位近700个。两场剧目已成西藏文旅产业的品牌项目,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

项目 滑雪、雾凇、查干湖捕捞、温泉度假

有专业滑雪爱好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新疆是许多滑雪爱好者国内玩野雪的最佳目的地,在于其降雪量大,积雪厚、风力小以及已开放的国内唯一直升机滑雪基地阿尔泰山野雪公园等。但对普通滑雪体验者而言,新疆虽然有媲美东北地区的雪场,但与国内大部分客源市场距离太远,减弱市场竞争力。

至2020年,冰雪运动产业总规模达到125亿元。

新疆的冰雪旅游起步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据报道,新疆于2004年建设第一座现代化滑雪场。而根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8年度报告)》统计,截至2018年,新疆已共有60家滑雪场,大部分滑雪场主要分布于北疆地区,如乌鲁木齐、阿勒泰、伊犁以及昌吉等地,其中阿勒泰也是被吉尼斯认证的人类最古老滑雪起源地。

项目 滑雪、冰雪嘉年华、温泉 地点 张家口崇礼、北京延庆

针对这个问题,曾经的清华大学副校长、现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曾表示:从清华大学毕业的那些天之骄子,有三分之一都去了美国继续深造。这个答案令施一公痛心疾首:祖国培养了这些学生这么多年,没想到最后竟是为美国做了嫁衣!

玩野雪最佳地 引入客流是关键

但是,在北京大学任教五年之后,2008年,许晨阳选择了再次出走,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任教。临走时,许晨阳还留下了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三句话:国内对年轻人才的扶持和支持不够、 学术造假现象太多、 一些高校学风过于浮躁!

节庆 呼伦贝尔冬季那达慕、诺干湖渔猎文化活动、阿尔山国际养生冰雪节

D02、D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郑艺佳 王真真 王胜男

许晨阳,北大数学黄金一代,本硕就读于北京大学,博士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2011年,许晨阳入选“青千”后回国,任北大教授博士生导师,接着又入选国家“杰青”,成为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同样获奖无数。

近年来,西藏落实“冬游西藏”政策,持续改善区内外交通运输条件,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自2018年2月以来,西藏已开展了三轮“冬游西藏”活动,旨在刺激淡季旅游市场。前两轮共实现旅游收入近60亿元;第三轮自2019年10月启动,将于2020年3月结束。此外,西藏2019年还新增10条国际、国内航线,启动了山南隆子机场等3个支线机场建设项目。

其实,近年来,随着教育部及各高校等单位纷纷出手,以及我国科技、经济等领域的蓬勃发展,国内的学术环境相比以往有了质的改变。因此,有越来越多的顶尖学者陆续回到中国,他们正在为中国科研水平的提升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令人敬佩!

新疆滑雪场数量迅速增多,但距离打造“中国西部冰雪旅游胜地及世界重要旅游目的地”仍存在一定距离。为打响新疆冰雪旅游品牌,新疆自2018年起一改往年冬季停业、进入淡季的做法,通过推出百余项旅游活动、百余条优惠政策,推动冬季冰雪旅游繁荣。据报道,2018-2019雪季,乌鲁木齐冰雪旅游接待突破千万人次,阿勒泰地区接待游客突破300万人次。

华为是一家100%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过去30多年来,华为每年坚持将销售收入的10%到15%投入到研发,过去十年累计研发投入约730亿美元。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高达150亿美元,在《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中位列全球第五,远远超过思科(25)、诺基亚(27)和爱立信(43)的排名。2009到2019年,华为在5G领域的研发投入超过了40亿美金,超过了欧美国家主要设备供应商5G研发投资的总和。巨额的研发投入驱动了华为的创新和发展,这是华为成功的关键因素。

老牌目的地面临“分蛋糕”挑战

滑野雪的发烧友,为新疆的冰雪旅游加上了“硬核”的标签,加上与核心市场距离远、交通网建设不足、基础设施不够完善等原因,导致新疆的冰雪旅游在一定程度上略显小众。目前,新疆的冰雪旅游也在积极“走出去”,逐步实现“淡季不淡”、四季均衡的发展格局。

2018-2019年冰雪季,黑龙江接待省外游客2044万余人次。

资料显示,过去京津冀滑雪以本地游客为主,但随着当地滑雪产业的不断发展,客源地范围近年来正日渐扩张。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行网大数据联合实验室统计,在2018-2019雪季内,张家口旅游的十大客源城市依次为北京、上海、广州等,南方城市占据8个席位。另一方面,随着南方城市游客的增长,也为京津冀的冰雪旅游带来了更高的客单价和消费,据统计上海游客人均消费为3090元,深圳游客人均消费则高达4245元。

吉林省冰雪旅游资源整体优势明显。滑雪爱好者刘先生认为,北大壶等滑雪度假区是很多家庭冬季度假目的地的首选。“航班、高铁等交通便捷,滑雪场多,基础配套设施完善还有各种游乐项目。”

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和其他在中国经营的私营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没有任何不同。我们与在中国的其他高新企业(包括外资企业)一样,享受了中国政府对高新技术企业的政策支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华为公司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于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及外部融资,而不是政府补贴。过去十年企业自身经营积累占比接近90%;公司的外部融资操作都是市场化运作,债务成本符合市场水平。

有滑雪爱好者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之所以选择京津冀尤其是崇礼的滑雪场,在于雪场多、面积大、雪道多,且雪场周围配套设施齐全,例如餐饮、玩乐、雪具服务等。据2019年亚太地区冰雪假期报告,中国游客非常重视滑雪之外的活动,比亲子、当地美食等。业内人士表示,滑雪场经营与区位优势息息相关,京津冀消费人群多、消费潜力大,市场基础和条件好。

韩元军则认为,新疆冰雪游的短板还在于现代化的冬季接待住宿设施并不完善。但他认为,只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效应,上述问题自然会得到改善,“目前,新疆冰雪旅游最应解决的是有效引入客流问题。”虽然,新疆目前的滑雪场主要客源来自本地游客和滑雪爱好者,但近年来全国市场正在逐渐打开。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行网大数据联合实验室统计,2018-2019雪季,乌鲁木齐的十大客源市场分别为广州、上海、南京等城市,且人均消费不低于2240元。

以下为华为方面声明全文:

有分析指出,东北地区的冰雪旅游属于典型的资源导向型旅游目的地,开发最早且规模大,市场影响力巨大。除了热门项目滑雪,当地的冰雕、雾凇、冬季捕鱼、民族文化等,也为东北地区发展冰雪旅游提供了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相较于其他地区,东北品牌化的冰雪旅游项目数量较多,例如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万科松花湖度假区、长白山国际度假区等。

吉林省地处世界冰雪黄金纬度带,是开展冰雪旅游的极佳地带。对比黑龙江省,吉林省冰雪旅游产业起步较晚,但近年来在雾凇冰雪节、查干湖渔猎文化等的带动下,发展迅速。2016年吉林省将冰雪产业推到了全省经济发展新的战略增长极地位,并预计到2020年,冰雪旅游人数计划将达到1亿人次,总收入2300亿元。

清华北大的高材生为何会纷纷选择出走呢?许晨阳的三句话或许正是大部分人才出走的原因。不得不承认,目前在国内,确实存在一些学术造假、学风浮躁等现象,相对来说,国外一些高校的学术环境要干净许多。

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简称“十四冬”)将于2020年2月在内蒙古自治区举办。受“十四冬”以及2022冬奥会的契机影响,内蒙古自治区近两年对冰雪旅游的重视程度明显提高。

近来,《华尔街日报》频繁针对华为进行不负责任的选择性报道,对华为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华为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维护自身声誉的权利。

事实上,在中国,满足条件的高科技企业(包括外资企业)都有权申请中国政府的相关补助,主要用于支持研究项目,华为也是通过正常渠道申请相关补助。正如报道中所说,西方国家对高科技研究项目给予补助的情况也十分普遍。过去十年,华为累计获得的国内外研发相关政府补助金额不足收入的千分之三,2018年的政府研发补助只占收入的千分之二。

但作为较为新兴的冰雪旅游目的地,内蒙古自治区具有品牌影响力的冰雪旅游产品、目的地还比较少。有滑雪爱好者坦言,相比京津冀、东北地区,内蒙古的冰雪产业缺少突出优势。专家认为,当地文化是内蒙古发展冰雪旅游的重要抓手,在文旅融合的背景下,挖掘文化特色是内蒙古进一步发展冰雪旅游的关键。

韩元军认为,当地冰雪项目诸多,但软硬件的匹配度仍有待完善与创新,“一流的基础设施要与完善的商业环境与商业氛围相匹配,吉林省的冰雪旅游品牌认可度与产业链也有待提升。”此外,他还认为,吉林省的冰雪旅游产品虽多样,但缺乏个性化,与当地民俗文化的融合不够。

颜宁,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后来出国深造,在普林斯顿大学,师从施一公教授。她 30岁回到清华大学,即成为了当时清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引起学界轰动,被人们称为清华大学的“女神教授”。

项目 滑雪、雪单橇、滑翔伞、雪地摩托车、雪猫滑行

这里的旺季通常在5月至9月,冬季漫长寒冷,淡季特征明显,因此当地提出发展冰雪旅游乃至四季游的战略规划,尤其是大力推广冬季旅游。2017年内蒙古自治区提出2020年实现“内蒙古600万人参与冰雪运动,冰雪运动产业总规模达到125亿元”的发展目标,主动融入东北及京津冀冰雪文化区。

京津冀滑雪场数量众多,拥有万龙滑雪场、太舞滑雪小镇等一批知名滑雪场。相较于东北、新疆等地,京津冀的冰雪旅游受惠于区域位置,拥有优渥的市场环境和消费人群,而2022年北京冬奥会更是帮助其站上风口。目前,京津冀的冰雪旅游客源地正在不断扩张,而当地也正在积极挖掘不同项目之间的联动效应,将冰雪旅游带来的经济效益不断放大。

2018-2019年雪季,实现旅游收入440亿元。

在2018-2019年雪季,崇礼七大滑雪场,雪票销售累计达到107.9万张,同比增长25.9%。

新型冰雪游 融入游牧文化

2019年,国家陆续出台了《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等文件,明确提及积极推动建设冰雪休闲旅游综合体、兴建一批复合型冰雪旅游基地等内容。在政策、企业和消费者等多方支持下,冰雪旅游已然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项目 冰灯、雪雕、滑雪

虽然得到政策支持,但让“冷资源”变为“热资源”并不容易。近两年,内蒙古自治区推出了不少基于自身文化特色的节庆等冰雪活动,比如那达慕冰雪节、游牧冰雪活动、草原冰雪自驾等,同时对冬季游旅客实行降低景区门票价格等优惠政策。

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8年度报告)》统计,2018年,浙江省已有19个滑雪场;江苏省有17个滑雪场,重庆市有16个滑雪场。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韩元军认为,南方发展冰雪产业,主要因靠近冰雪旅游消费的主要客源地,拥有足够的购买力。他认为,南方大部分冰雪旅游场馆多为靠近大都市周边的室内滑雪馆,将冰季节性的冰雪旅游转化成了常态化消费,南方的冰雪体验更具休闲性。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冰雪产业投入南方,12月18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再投超300亿元计划在宝安打造集世界最大融创室内雪世界、冰雪主题酒店、冰雪主题商街等设施于一体的世界级文旅项目;12月22日,包含融创雪世界的昆明融创文旅城也已对外开业。

冰雪资源一流 配套有待升级

其实不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同样存在这样的尴尬情况,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清华颜宁与北大许晨阳。

2022年冬奥会将给京津冀冰雪旅游带来史无前例的机遇,预计到2022年,河北省冰雪旅游人次计划达到4000万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达到1000亿元。

北京冬奥会助力 南方游客消费能力强

冰雪蛋糕越做越大,分享蛋糕的人也越来越多。目前黑龙江冰雪旅游面临来自吉林、京津冀、新疆等地的挑战。有冰雪旅游爱好者表示,黑龙江冰雪旅游起步早,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中高端产品不足,没有融入文化特色,旅游服务意识相对滞后,如何应对新挑战是其必须面对的问题。专家认为,黑龙江要持续守住“国内最热门冰雪旅游目的地”称号,需将冰雪旅游与文化、体育等产业结合,改变单一的冰雪观光模式,发展冰雪产业品牌。

但受冰雪旅游对冰雪资源依赖度较高等原因影响,目前国内冰雪旅游主要集中在以东三省为代表的东北、京津冀以及新疆、内蒙古等几大区域,而南方则凭借室内滑雪场等冰雪旅游设施快速崛起。

黑龙江是中国冰雪旅游发展较早的地区,塑造了一批知名的冰雪旅游品牌,如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亚布力雪场等。作为老牌冰雪旅游目的地,黑龙江旅游的季节性很明显。据携程跟团游和自由行数据,2018年雪乡和亚布力的游客集中于11月至来年4月,哈尔滨冰雪旅游则占到了全年旅游的62%。同时,黑龙江冰雪旅游的服务质量也受到质疑,如2018年初,雪乡宰客事件受到社会关注。

项目 草原冰雪自驾、冰雪那达慕、冬捕、游牧文化等

京津冀冰雪旅游发展仍在路上。一位滑雪爱好者认为,崇礼雪场造雪成本高昂,导致雪场雪票价格较贵。此外,还有游客表示,京津冀部分雪场也存在服务人员数量与游客量不匹配、雪道宽度不够导致初学游客易冲撞等问题。

节庆 哈尔滨冰雪节、黑龙江冬捕节、中国黑龙江国际滑雪节

节庆 查干湖冰雪渔猎文化旅游节、国际雾凇冰雪节

在此背景下,京津冀也在相对缺乏的度假式滑雪产品上进行了进一步拓展。2017年,太舞滑雪小镇与地中海俱乐部签订合作协议,预计太舞度假村将在2022年冬奥会开幕前开业。今年,延庆区推出了8条与张家口联动的冰雪旅游线路,涵盖冰雪嘉年华、世园灯会、万龙滑雪场等30余个地点。

节庆 中国西部冰雪旅游节暨中国新疆冬季旅游产业交易博览会、阿勒泰冰雪节

回到清华大学后的颜宁,在自己的领域内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获奖无数。2017年,中国科学院公布了当年的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众望所归的颜宁榜上有名,很多人觉得颜宁极有可能会被评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但她最终落选了。同年,颜宁出走清华大学,接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的职位。

2018-2019雪季,乌鲁木齐冰雪旅游人数破千万人次,疆外游客占比增至六成。